放肆。

衣橱AS

西服品牌:Vivienne Westwood,价格:600磅

衬衫品牌:Spencer Hart,价格:170磅

领带品牌:Alexander McQueen,价格:90磅

鞋品牌:Gucci,价格:430磅

大衣品牌:The Kooples,价格:465磅

西服品牌:Reiss,价格:450磅

衬衣品牌:The Kooples,价格:135磅

领带品牌:Vivienne Westwood,价格:69磅

领带针品牌:A.J Hall,价格:9磅

#西装革履#
“早安”
扬起下巴抬腕上推领结勒住领口,对镜用食指拇指揉搓细微调节到最为合适的状态。向左伸手摘下挂在衣架上的西服,系上扣子顺手履平衣服上的褶皱,领带针上镂雕蛇头花纹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银色光泽。
Kooples配上Westwood,那一直是最爱。宛如悠闲地下午茶时光里半糖的慕斯与República的结合,优雅却乖张。差点忘了McQueen和A.J,银针缠绕米色平面光泽隐约似霍格沃茨的精灵,瑰意琦行的敝帚千金。
行走于街巷撑起黑色伞面无任何装饰,木雕伞柄弯曲处以蛇头形象展现分岔的细舌回卷在古板中平添点点不羁,入手木质触感相比金属而言多几分柔和。小众品牌却韵味十足。
在这种多雨的城市,随身带一把伞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休闲服。
宽大的中国式的校服罩在身上衬着精壮的身体有些瘦弱。前襟敞开露出里面纯黑的T恤。过长的下摆垂在腿侧向下延伸拉锁在尾端晃荡,细致雕刻的校徽纹路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特有的银色光泽。
慢吞吞跟随着队伍下车右手指尖一下一下于腿侧敲打伴随手表嘀嗒成了不知名的曲调。颔首一言不发,将自己隐匿在队伍里里垂眸瞅着凹凸不平略显荒凉的土地上稀疏的杂草发呆。
老师的声音从嘈杂中挤过耳畔习惯性履平衣服上的褶皱弯腰查点背包中的物品后微侧身拦下人儿扬起一个笑容,递过创口贴。
“可爱的老师,我想您会需要这个?”







浓重烟翳在昏暗天际恣肆晕开锁住熹微日光,冰冷雨点抹去圣母慈悲脸庞的浅淡微笑。经济极度繁荣的羽衣下翻涌着令人作呕的黑暗与罪恶,小巷中的明明暗暗引起社会的惶恐不安。机器轰鸣声日夜不息,无数伤痕累累的手将产品运往世界各地构建帝国的神话,而街头饥饿的呻吟与绝望的号哭却无人问及。
“老伙计,这还真是可悲。”斜眼打量了几位衣冠楚楚的富贵人士,自言自语“一个个高傲的像个人可惜内在像头猪。”
“不过说到底,谁不是为自己而活?”释然了不屑的情绪脸上重现挂上招牌的笑容,避开水洼继续前行,与四周朦胧的街道融为一体。


#沉稳风衣#
从衣架摘下风衣以右手腕为轴二指三指一同用力捏住绕小半圈准确无误披在后背,腾起末端然后下垂依旧微颤。两臂从袖而入耸肩使衣服更加贴身舒适。纯羊绒风衣将将过膝,黑色给人一种沉稳成熟的形象。二折领有些上飘,形成一个弧度。双排的暗金半球形铜扣镌刻华丽花纹被涂上棕漆,口袋微微鼓起露出皮质手套尾端。
与风衣为伍的自然是围脖。深棕色围脖在颈部松散地盘成几层掩盖上下滚动的喉结,偶尔风起时还会遮住下巴。



即使生活在多雨的地方也不喜欢带伞。
走过大街,路上没什么人了,临近傍晚又是这样偏僻的地方。
天暗的不算晚,今年也只是有点寒冷,雨水打湿了头发,从挺直的鼻梁划过,沿着嘴唇的形状顺着下巴掉落到衣领里。而更多的水则是落在大衣上,羊绒吸收着水分使它变得沉重,由于寒冷又不能将它脱掉。
天完全黑了,前面就是那座桥,加快脚步走过去,在穿过一条街的时候雨很不厚道的变大了。是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在最后关头还要给你加点什么料。已经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可是还是忍不住跑了起来。跑进那桥的阴影里才松了一口气,终于摆脱了那恼人的雨点。



//对对方与众不同的气质与西方绅士的举止非常感兴趣,相比起脸上皮笑肉不笑的狐面,被遮挡的真容倒是诚实地扬起嘴角.一个很有趣的人.//
粟田口华千,家姓是粟田口,您称呼我华千便是.热爱风雅之人,请多指教.
//简洁地介绍完毕,按照礼节照例行微鞠礼时,几缕柔顺的青丝随着重力落在肩前.//
桃江君是初至樱凝的后辈的说…新学校还适应么?
//与人交谈的语气比起狐狸,意外地更像只纯良的白兔.两个画风截然不同的人站一块,远远看去却是别有一番东西文化碰撞的美感.//



桃江迟
“风雅之人…”垂眸小声重复人儿言语余音唇齿间缭绕打卷舌间字字品味,末了轻哂抬首“那恐怕要让学姐失望了…不介意如此称呼吧?大多熟悉我的人都认为我是个疯子。”
波点旋律自两侧响起晕染整个耳际,旋转在黑白键上的指尖叩击挑动脑内神经,回旋震荡。
舞池中央柔和的橙色光影伴随着转换的舞曲交融打出暧昧的光影。
双眸内磕眼睑载力,瞥进眉心眉峰上挑笔直一线剑刃利落。眼皮敛下双眼汇成黑线眼尾微垂,瞳孔聚光目视正前,唇肉紧锁内抿下颚线条刻画有力。
“亲爱的学姐,疯子迟能否有幸与之共舞。”
侧迈步离墙角背对中央,右手自两侧划过肘部下陷弯曲成45°角,修长手指于掌心一片阴影。左手背后五指舒展作于邀请。


两肩耸动向前迎合脖颈微倾,腰背成弓,双臂一瞬到位煽动额前发丝微扬。指腹内攒摆动在面前流水蜿蜒一般从上至下,搅乱了周遭。忽而绕臂一甩肘部划圈向下,脚跟微掂尖部险立,膝盖蓄力微弯带动腿根,腰部回旋拉扯全身后转。

腕肘带花指尖破风在腹部一个回旋缓慢升上,掌心舒张纹路大展指腹朝上一掌盖天,遮光成影濡黑了

草稿
夜巫崖γ°沫1≯夜白墨

考右丞相。 丞者,翊也,凡在上者,必竦手以承之。相者,助也,辅天子保臣民。为人相者,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则掌承天子,日理万机,其本也。择贤臣,避奸佞,以明示听;查民意,知疾苦,同乐布衣;谏忠言,齐诸臣,上下一心,前人之述备已。杀伐决断,明辨是非,亦为相之道。群儒舌战,求一果而不可得,人心动乱,相安能随波?当以其势服人。直至功高盖主,可乎?水满而杯溢,为臣者守其职而不越,权大而不夸,智也。虽为太平之世,仍当防患于未然,守江山,定社稷,人心安矣。再以平衡之法稳贤臣,使各守其职,井而有序,共辅于君,国之兴旺,可待已。噫乎吁,赴汤蹈火于君,鞠躬尽瘁于民,虽九死吾不悔,无愧于天地哉!
不思量,自难忘。

又逢一年仲春。温暖和煦的阳光笼罩全身,驱散了些许长途跋涉的疲惫感,只是素雅白袍不免染上了灰渍,时隔多年,以这样的面目重新踏上这片土地,竟平添了几分狼狈。唇角不禁勾起自讽弧度,伸手掸了掸袍子,迈步穿过熙攘人群,以此喧嚣作背景,安静的抬眼瞧着已不复熟悉的景色。
当那似曾相识的画面乍入眼帘,早已静如止水的心如石子投入般惊起阵阵涟漪。波光粼粼的湖畔,脉脉余晖下,转身扬起的温润笑意,柔和了那凌厉眉眼。只是曾经的一袭素锦白袍换成了似火红衣。此情此景,陌生又熟悉。脚下就如生了根似的挪不开步,胸膛内没来由的涌上阵阵滞闷感,那曾脱口而出的名字,如鲠在喉般嗫喏不出声,只能痴痴望着,全身绷紧,指尖被攥的发白,在掌心印下一个个月牙,最终,无力的塌下肩膀,垂睫掩去盈盈眸光,将那郁结在胸口的浊气,慢慢吐出,无声喃喃。

‘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波光粼粼的湖畔,脉脉余晖下,转身扬起的温润笑意,柔和了那凌厉眉眼。只是曾经的一袭素锦白袍换成了似火红衣。此情此景,陌生又熟悉。脚下就如生了根似的挪不开步,胸膛内没来由的涌上阵阵滞闷感,那曾脱口而出的名字,如鲠在喉般嗫喏不出声,只能痴痴望着,全身绷紧,指尖被攥的发白,在掌心印下一个个月牙,最终,无力的塌下肩膀,垂睫掩去盈盈眸光,将那郁结在胸口的浊气,慢慢吐出,无声喃喃。

‘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雨来的突然。
倚着椅背悠悠斜瞰,视野中城镇被镂空窗棂割裂。漫天银丝自天穹挥挥扬扬洒落,似乎仅一眨眼功夫那雨就下正紧了,细细密密,缠绕纠结成一匹绸缎,天上绣娘刺出十里城郭,那自个就只是一个墨星子。
青瓷壶咕噜噜沸腾着,水泡破裂声逸入耳廓拽回飘忽思绪。启齿嗤笑声自己这荒唐想法,不紧不慢撩袍探臂够了块白布垫掌心,提上粗瓷壶把倾倒水液于白釉瓷杯,如针细叶随漾漾水波散开,齐齐向下,上好一杯银尖毛峰。
今个老天爷开眼,赐了一场雨,平白偷得浮生半日闲。沁壶茶润润自己这说哑的嗓子。
腆着脸面暗赞自己泡茶手艺,凑唇轻抿口,清香自舌尖绽放,唤醒了雨天的疲懒心性。和风细雨钻进窗棂缝隙,吻落案上宣纸渲开些许泪痕,宛如无色梅花乍开。
霎时起了性子,沾一笔半干浓墨,想写个梅花仙子雨天小妖的话本子。蜷腿窝椅上单手托鄂,琢磨中不自觉咬着笔杆儿。可思绪千回百转就是凝不上笔锋,烦躁撩撩鬓发,攥着狼豪画了个圈,添上四肢尾巴凑了个王八。
悠悠夹笔杆在指尖打个转,玩心起兴致勃勃戳着宣纸上几点泪痕。暗道这雨天本就是该闲散度过因而偷懒的更加理所应当。那被冷落的香茗悠悠散着白气,蒸蕴一室清雅。


秦倦

这条路是个死胡同
当我意识到一切时我正坐在偏僻窄巷里的马路崖子上捡地上散落并且还能再吸上一口的烟屁,毫不在乎它是否被人踩过或者其他什么的直接抓起来救猛吸一口。冬夜里没有路灯的小巷一般不会受人喜爱,一切在黑暗中沉溺。偶尔路过几个迫不得已的行人也只是快速走过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这种堕落的人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在寂静中放纵。
是的,堕落。我不禁又一次低吟这两字,从上颚滑落在齿缝舞蹈。讽刺的笑容爬上脸颊,余音在喉腔中回响着然后和着滚热唾液猛地吞咽入肚。
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怎样的,或许悲伤或许颓废或许丑陋至极,但我知道这一切不是我想要的。飞机被夹杂雷雨的风暴吹离了航线,在颠簸中摇摇欲坠。
慢慢悠悠站起身子一手扶着墙以免再倒下去,刚刚摄入的吗啡开始发挥片刻欢愉后的副作用。眼前的画面天花乱坠,脑袋晕沉沉的难受的要命。吐掉嘴里的烟然后用脚踩灭余烬看它在地上画出一条扭曲的灰线。
“操你。”
恍惚间我看见一个男人站在面前,面容熟悉打扮精致一副斯文的社会精英——就像曾经的自己。一霎那癫狂的笑声止不住从嗓子眼里往外窜,肩膀也随着大幅度的颤抖。看着他眼里的惊讶慢慢转化为怜悯,疯狂的笑声嘎然而止怒火冲烧掉最后一丝理智,往前迈了步扽起男人的衣领,目光阴森可怖,颤抖的嘴唇缓慢的一张一合,哑着嗓子一字一顿。
“别、他、妈、的、用、看、死、人、的、目、光、看、我。”
【抄袭必究。】